關注公眾號

English

曾經滄海的點滴――寫在908結束之際

編輯:admin 作者:薛斌 時間:2012年04月10日 訪問次數:58035

 海水擊打到臉上,抹嘴角,帶著一絲咸味,有點苦,卻讓人難以忘記。2006年7月,海監調查船,畢業后第一次出海,也是人生中第一次遇到大的風浪,固定完儀器和采樣桶后,能起來的基本上都坐在了船中部一樓的餐廳,但是很安靜,安靜地課題聽到船左右搖擺的聲音,就連勢如破竹上漲的股市這樣的話題都已經激不起大家的興趣。
 每個人都神情凝重,或者由于身體原因,或者由于精神原因,大家都是希望這場風能早點過去,浪能再小一些。那一刻,我終于體會到了什么是滄海中的一粒米粒,啥叫東海上的一葉扁舟,也終于見證了近千噸的船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顯得如此無能為力。好在,一切最終平安。
 人生,總是能在風暴中成長,在激浪中前行,才能感受震撼與愛。在暈船的日子里,似乎香腸番茄炒蛋飯和“老干媽辣醬”下面成為大家世間最為美味可口的夜宵。兩個雞蛋、一根香腸、幾個番茄還有晚上沒盛光的米飯,一人下廚,香味引來無數夜貓子,有時候我都覺得人的胃口是可以收縮的程度難以讓人置信的地步,白天可以不飲不食,晚上卻可以胃口大開,多少年之后,可能很多在那條船上生活過的飯友看到番茄雞蛋還會想起電鍋翻炒下米飯茲啦茲啦的響聲和雞蛋伴著香腸那種有點焦的味道。
 烙印,始終會刻在記憶中,一個一個,通向記憶的深處。無法忘記那一個個通宵作業的夜晚,陪伴我們的是孤寂黑色的大海,偶爾拍打船舷的海洋能填滿一絲工作的單調,遠處星點閃爍的漁船燈光能給人以黑暗中的溫暖。有時候長想,為什么燈光會代表希望,在一片漆黑中,沒有什么比燈火更能指引著方向,給人以力量。而在縹緲的大海上航行顛簸作業有時候出的小狀況往往會給枯燥的采樣作業帶來一些色彩,當然,這個色彩也是多種顏色:霧茫茫的杭州灣總是讓干活的我們有一絲倦意,可能是連夜做站的緣故,當船身猛的一震然后有些眩暈的時候,只有一位老同志說了一聲:不好,擱淺了。
 隨后的長短汽笛聲證明了這一點, 當有的同志向家里報平安的時候,還是被制止了,道理也很簡單:出門在外,讓家里放心才是最重要,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不報平安比報平安更能讓人放心,從那時起,每次出海,無論是電話還是郵件,只講奇聞佚事或者輕描淡寫講述工作成為了習慣,那些驚險的經歷只屬于回來后的茶前飯后。
幸运樱桃闯关 宁卫视网络棋牌频道 山东体育彩票快乐扑克3 61投注技巧 a股大盘上证指数 2012年上证指数 互联网都靠什么赚钱6 我现在在家带孩子怎么赚钱呢 大蓬种植什么最赚钱 凤凰彩票平台开户 彩票 组三的全部号码查询 北京28pc走势查询 2012年七乐彩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任5遗漏 有玩宁夏十一选五的吗